李尚书为难的道:“皇上龙体康健,只是……只是咱们都听闻王爷有了儿子了,这……这就不约而同的赶过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。”

王左侍郎道:“皇上,皇后,太后也知道这事儿了。”

京兆尹也跟着道:“秋阳郡主的父兄在战场上救过皇上的性命,皇上和太后也是对郡主极为爱护,若是王爷您和郡主真的有了后,这未免不是一件喜事啊?”

吴太尉点点头:“是啊,王爷,此事也能告慰郡主在天之灵,方才我们都与凤将军说了,凤将军也觉得是自己的孩子就该带回来,相信凌王妃也是这样认为的,是吧凌王妃?”

话落,众人齐齐看向凤思吾。

凤思吾一脸无奈:“可王爷说那不是他的儿子,我也很为难的。”

众人一愣,凤将军连忙过来把凤思吾拽到一边,小声责备:“阿吾,你反正不是说对夜凌寻没想法了,不喜欢了,还让我给你弄和离吗,怎么你现在还说这样的话!”

凤思吾无语的看向凤远恒:“爹,我说的是事实,是夜凌寻自己不承认的,不能怪我。”

夜凌寻冷着俊脸开口:“你们是从哪里听来这种谣言!本王和秋阳郡主清清白白,秋阳郡主已逝,你们还要污蔑她吗?”

闻言,一众臣子都傻了。

夜凌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:“行了,都回去,这种子虚乌有的事,不要再让本王听到!否则,本王绝对不轻饶!”

这……

众人也不敢太过触怒夜凌寻,既然夜凌寻都这样说了,他们赶紧纷纷行礼,找了借口跑了。

等人都走了,凤远恒忍不住问道:“凌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本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夜凌寻蹙眉,看来他应该去把泞王揪出来暴打一顿才行!

凤思吾懒懒的道:“能怎么回事啊,不都是渣男的反噬嘛,爹,你辜负了我娘,所以现在被玲珑坑了。

夜凌寻,你向来渣渣,现在突然冒出来个孩子,所以说啊,你们这些男人,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,很多事就接踵而至,怨不得别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凤远恒和夜凌寻两人脸都黑了。

“我要去睡觉了,你们那些破事儿,自己扯。”凤思吾摆摆手,挽住海棠的胳膊,快步走了。

回到院子。

凤思吾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,趴在床上,海棠给她按摩,力道正好,凤思吾昏昏欲睡。

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凤思吾只知道被夜凌寻拎起来的时候,外头的天看着像是刚蒙蒙亮。

“大哥,你不睡,我要睡啊。”

凤思吾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任由自己的头发乱的跟鸡窝似的,还是闭着眼,困得很。

夜凌寻看不下去,直接从丁香手里把篦子拿了过来给凤思吾梳头。

丁香等人惊的瞪圆了眸子,没人敢说话。

凤思吾混混沌沌的闭着眼,也不知道是夜凌寻在给她梳头,只嘴里嘀嘀咕咕的抱怨着,谁也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。

半晌,夜凌寻已经将她的发髻梳好了,不耐烦的道:“睁眼,跟本王进宫去。”

凤思吾闭着眼伸手去摸水盆的布给自己洗脸,夜凌寻见不得她这么慢悠悠的模样,一把抓过来给她胡乱擦了擦。

“进宫干嘛?宫里也有你儿子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