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走一些无忧花后,徐越和孟奇两人也离开了此地。

只是再次回到播密,他们却意外的感受到了一阵压抑感,迅速找到路线,随后摸到了看门人所在的位置后,才是从他嘴里得知这几天哭老人和索命夜叉两人打入播密来了。

似乎是哭老人已烦的不行,想要借助播密的特点摆脱索命夜叉的追击。

“他们竟然打过来了,那我们快点走吧。”

孟奇听到了这消息,也不由有些无语,总感觉阴魂不散啊。

两人这次打的是真的久,估计还是索命夜叉自己本身攻击不够,而哭老人又奈何不了他的原因吧。

既然已经到了播密,那估摸着也快结束了。

以播密的特性,哭老人本就有境界优势,要摆脱索命夜叉恐怕也不难。

不说运气背直接撞上哭老人了,就说他一旦摆脱后立刻就可以联系诛仙联盟的人,届时恐怕雄霸西漠的那位法身高人大阿修罗都有可能出面搜寻。

刚刚才得到了巨额的元气补充,正是要借此机会巩固修为。

随后两人也毫不犹豫,直接迅速就近前往了仙迹入口,回到了碧游宫。

回到碧游宫的时候,徐越和孟奇还见到了‘纯阳子’谢酒鬼以及‘碧霞元君’瞿九娘。

“哟呵,两位大刺客回来了啊,这次收获应该不错吧。”

瞿九娘见到两人后,眼睛也有些冒光。

毕竟则罗居作为马匪头子,随身携带的宝贝肯定不少,富得流油。

“我和九娘应该是已经暴露了,所以先回到这里躲一会儿,正在考虑今后去投奔谁好。”

谢酒鬼此时也简单的说明了一下两人的状态。

从哭老人到渔海后直奔他这里的情况来看,很显然是身份暴露了,只是人家放长线钓大鱼,看不上自己这等寻常外景而已。

不过仙迹的同道遍布五湖四海,他们的确是有的是去的地方。

但一定需要小心隐藏,否则在他们身份被暴露的情况下,很容易顺藤摸瓜被牵扯出他人。

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是不是又变强了……”

随后,两人也感觉到了徐越和孟奇身上那未消化完的元气,与法相隐约融合法理的澎湃感。

谢酒鬼和九娘此时就卡在这门槛,可以说是异常的敏感。

“算是吧,正要找个地方潜修,准备完成下次任务了……”

两人的回答,自也让谢酒鬼和九娘两人有些发愣。

之前是战力开始压制自己两人,现在连境界都要超过了。

这就是所谓的天才吗?

真是让人感到绝望……

……

在将播密国师法身遗蜕的信息留言到了仙迹,算是送给仙迹顶层高手一个礼物后。

靠着仙迹的出入口,两人可以说是飘忽不定,再加上两人都有着对卜算能力的抵抗与感知,所以随着消化完这次所得,亦没有被人堵到。

双双巩固了这次收获,距离迈过一层天梯已只差临门一脚。

而且虽说还未跨过一层天梯,可孟奇也已经修成了法相天地,法相天地之下,他已拥有单对单直接硬刚寻常绝顶高手,甚至战而胜之的能力。

再加之需要付出一定代价,但能无解的沾因果,个人实力也是暴增。

不过也就在此时,徐越的人皇剑便已按照约定借给高览,两人应对棘手麻烦的能力反倒是降低了。

考虑到距离下一次任务还有半年时间,合计一下后,两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开始准备迈过第一层天梯!

“肘,随我去素女道。”

“噗~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