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知道是不是深受孩子的影响,沈清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总感觉床尾坐着一个小孩,她想要伸手去抱抱她,可身上却好重,她大口喘气,好不容易有了力气,却发现自己只是在做梦,而她刚才那些身体反应,就是人们常说的——鬼压床。

沈清以前就怕鬼,村里的老人没事就讲鬼故事,什么亲身经历过的鬼打墙,夜半三更在村里后山上怎么都走不出来。

沈清听了害怕,每次一觉察到不对就捂着耳朵走的远远的。

她奶奶死的那一年,沈清忽然没那么怕鬼了,因为她知道奶奶一直是她的守护神会保护她的。

现在抱着孩子的骨灰,沈清更不怕了,她甚至希望这个世上有鬼,让她能见到她日思夜想的奶奶和孩子。

大抵是知道她怕鬼,奶奶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梦里面,孩子见了两晚,现在也看不到了。

沈清想,大概是奶奶把孩子给接到天上去照看了。

陆霆川以为沈清要抱着骨灰瓶一辈子,他也不敢劝,怕沈清更烦他。

出院后,沈清回了一趟破旧的小公寓里,将近八个月没回来,一打开门全是灰。

沈清打开窗户门透了透气后开始打扫卫生,跟着她来的还有陆霆川,看着她在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,也不嫌脏,拿着抹布跟着擦灰,一桶清亮的水没一会儿就浑浊了,他提着桶来回换水,一身衣服也脏了,头发也被汗水浸湿变得湿漉漉的。

打扫干净房子,沈清把骨灰瓶小心放到衣柜里。

她找不到埋孩子的地,j市一块墓地就一二十万,沈清没那么多钱,就想着把骨灰瓶带回村里埋到她奶奶旁边。

“你说过的,要带我去监狱看苏医生。”

死气沉沉的沈清,提到“苏渺”后才有了一丝人气,陆霆川沉思了一会儿,这个时间带沈清去见苏渺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沈清最近精神很不好,人虽然活着,可不怎么说话,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,跟个活死人似的。

她在意苏渺,带她去见人,说不定能被开解一下。

“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。”

陆霆川开车把沈清又带到了北城,房子还是那样,跟她离开的那一天比没什么变化。

唯一变的就是,衣柜里那些红裙子一条都没有了,只剩下小白裙。

沈清看着衣柜一时恍惚,她这么久没回来了,但东西放在哪儿,要干什么,拿什么,她想都不用想下意识地就能准确找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